澳门新葡亰app网站-娱乐场手机版官网 新葡亰 取消最低评标价法,event展会(即2019中国国际物流装备与技术展览会)

取消最低评标价法,event展会(即2019中国国际物流装备与技术展览会)

随着“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粤港澳大湾区”等国家战略的全面推进,华南地区又一次焕发出了强大的生机。以华南地区发达的制造业和物流业为基础,一场涉及到工厂改造、生产物流、自动化物流、供应链物流等多方面全景式的智能化革命正在蓬勃兴起。在这一背景下,无论是中国本土的物流自动化产品解决方案提供者,还是国际智能物流知名企业,都纷纷把目光投向这片广阔的市场,力求抢占先机。
因应时代的呼唤,汉诺威米兰佰特展览有限公司应运而生。汉诺威米兰佰特是由广州市巴斯特会展有限公司与汉诺威米兰展览有限公司共同合资成立的全新企业。为了给跃跃欲试的企业提供了展示自己的舞台和公平竞争的竞技场,汉诺威米兰佰特将于每年上半年重磅推出LET-a
CeMAT ASIA
event展会(即2019中国国际物流装备与技术展览会)。2019年,LET-a CeMAT
ASIA
event展会将于5月29-5月31日在广州隆重开幕。众多参展企业将汇聚羊城广州,大展拳脚,打造全年不间断的物流行业新风尚。
重装亮相的LET-a CeMAT ASIA
event展会预计展示面积30,000平方米,近400家展商参展,预计专业观众数量将达40,000人以上。通过专业的分区和精准营销,物料搬运技术、仓储技术与物流系统、包装与订单拣选设备、仓储技术与车间设备、机械搬运设备、内部物料系统与软件、物流系统集成、AGV及配件、物流机器人、智能工厂等不同领域的专业型企业都能够在展会上找到展示自己的空间。
关注智慧物流与智能制造
本届展会的主题是:“智能制造,智慧物流”。由此可以看出,自动化、智能化理念正是LET-a
CeMAT ASIA
event的根基所在。展会将以物流技术创新作为切入点,充分展示围绕物流设备及技术的智能化落地案例,全面呈现行业前沿技术和高科技人工智能的最新动态与发展趋势。
展商阵容强大:本次展会参展企业涵盖各个方面。其中智能仓储物流解决方案服务商包括了大福、Swisslog、Vanderlande、安吉智能、德马、康耐视、卡迪斯、Introlox、Haenel、金峰物流、住友、优乐赛、无锡中鼎、音锋、远荣、高科锐志、易库、牛眼等知名品牌;自动化仓储设备方面,包括西克、基恩士、图尔克、易福门、爱鸥;自动化输送拣选方面,汇聚了新北洋、和进、一一通、中科微至、Savoye、华南新海、力维、浩智智能、昌恒智能、鸿昊自动化、龙图智能、保德等实力强劲的企业;极智嘉、快仓、海康、大华、牧星、MIR、众导、迈睿、技田、盈科视控,井智高科、路加精工、布科思等AGV制造企业也前来共襄盛举;包装设备方面则邀请到了永创、中亚、固尔琦,联领,小黄蜂,先进,众聚,劲翔,诺倍尔等业内专家;参会的知名叉车制造品牌包括科朗、三菱物捷仕、杭叉、吉鑫祥、中力、伟轮、宇锋、搬易通、柯金、欧铠机器人、未来机器人、有光图像、微力等。通过这些企业的参与,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广东本地的物流设备制造企业最新技术,还可以看到来自全球最先进的物流系统集成、物流可视化、输送分拣、智能搬运、智能包装、智慧配送、供应链、智能工厂等全面物流解决方案。
关注行业物流:令人耳目一新的产品解决方案及智能化成果案例展示将帮助食品、医药、3C、汽车、鞋服、日化、家电、玩具、造纸、家具、照明、建材、电商、零售、物流等行业企业在工厂生产、厂内物流、仓储物流、供应链物流等方面产生新的灵感,从而实现技术升级、降本增效。
推广智能工厂:除了关注仓库内部物流,主办方为适应企业现阶段工厂改造的巨大需求,还增设“先进制造与智能工厂展”,为智慧工厂生产、仓储、配送、零售、供应链等企业上下游全面联通,为展商和买家搭建了全产业链的商洽平台。
打造珠三角物流装备展航母
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华南地区聚集着众多物流设备终端用户企业,涵盖3C电子、汽车、家电、LED照明、家具、建材、家居、电商、食品、医药、新能源、玩具等不同行业。除此之外,众多第三方物流企业的迅速发展壮大,也使得该地区对物流设备的需求日益增加。LET展举办十年以来,专业观众及采购商的数量均呈迅速上升态势。此次与CeMAT携手打造的更加专业的物流盛会,同样也是看点多多。
深挖客户需求:本次盛会,主办方还邀请到了各用户行业知名商协会。来自广州市物流技术与应用协会、中国仓储与配送协会、广东省轻工业联合会、广东省制造业协会、广东省产业发展促进会等三十多家行业商协会的专家和会员单位将为参展企业深度分析华南物流行业需求,帮助他们为用户量身定制应用技术解决方案并组织优质买家团到现场参观采购,急用户之所急,解用户之所难,共同携手打造华南物流技术应用盛宴。
在他们的帮助下,参展企业在展销平台之外将会拥有更多机会和资源,能够更加便捷地在华南市场开拓业务,从而助力买家行业“智造”升级。
注重区域效应:随着LET与CeMAT
ASIA携手,华东华南两大物流装备展的南北联动将形成强大的资源叠加,让国际物流顶尖技术汇聚一堂,为华南市场构建更高质量的企业展示、交流、合作的平台,助力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发展。同时,LET-a
CeMAT ASIA
event将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包括印度尼西亚、印度、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土耳其、巴基斯坦、伊朗等,集聚全球化品牌效应和雄厚实力来打通国内外物流行业间的交流隔阂,助设备商和买家实现共赢,切实成为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有影响力的物流展。
行业专家领衔重磅活动
除了展会本身,同期配套举办的十余场会议、活动也非常吸引眼球。展会同期举办的金蚂蚁颁奖盛典、从自动化到智能物流峰会、中印商贸与物流峰会、物流机器人应用与产业发展论坛、智能工厂的物流规划与建设主题论坛等活动无疑最为吸引眼球。其中,“推崇榜样,引领变革,传递正能”的金蚂蚁颁奖盛典汇聚了近500名物流行业的专家大咖及从业人员,共同解读行业趋势,探索物流前沿,共享物流领域新理念、新模式、新布局、新技术,为智慧物流发展探索新出路,为企业寻获智慧物流综合解决方案;在从自动化到智能物流峰会上,主办方与最早提出“工业4.0”口号的德国Fraunhofer物流研究院合作,邀请世界最知名、最资深的物流专家,为各行业上千位物流精英深度解析智慧物流;而同样隶属于德国Fraunhofer学院旗下的佛山机器人学院,也将同主办方深入合作,举办机器人主题的高峰论坛,并组织深入先进汽车制造工厂的参观活动;在中印商贸与物流峰会现场,重量级嘉宾将讲解中印两国经济发展趋势,以印度市场蓬勃发展的物流业为切入点,探讨如何发挥各自在专业领域的优势,打通产学研三方资源;而代表国内行业领先研究水平的中国机械工程学会旗下的物流工程分会(CLEI
CNSEA)也将把主题为“智能工厂的物流规划与建设”的论坛带到广州现场,邀请国内知名专家学者为大家带来分享。
2019年,全新LET-a CeMAT ASIA
event开幕之时,正值中国广州物流展10周年庆及CeMAT
ASIA进入中国20周年的大喜之日。在这个值得纪念的年份,汉诺威米兰佰特所缔造的物流盛会,将为所有参与者带来与之前不一样的感受。相信LET-a
CeMAT ASIA event这颗璀璨的明珠必将光耀华南,续写辉煌!
关于汉诺威米兰佰特展览有限公司:
汉诺威米兰佰特展览有限公司是由广州市巴斯特会展有限公司与汉诺威米兰展览有限公司共同合资成立的全新企业,汉诺威米兰展览有限公司主办的亚洲国际物流技术与运输系统展览会(CeMAT
ASIA)是亚洲物料搬运和物流技术行业最具规模的国际展会之一,自2000年首次举办以来已成功举办19届。CeMAT
Asia展会一直积极融合世界物流先进技术,立足推动中国物流创新发展,致力于打造一个多角度展示企业、深层次实现交流、全方位促成合作的平台。
中国广州物流展与CeMAT
ASIA将形成南北联动的新格局,而来自德国先进资源的引入更将放大这一联动效应,助推华南地区物流行业更蓬勃的发展。今后每年广州春季的LET-a
CeMAT ASIA event和秋季上海举办的CeMAT
ASIA将为中国客户特别是海外企业拓展国内市场提供全方位平台,打造全年不间断的物流行业新风尚

注意!国家财政部辟谣“取消最低价中标”“取消低价评标法”

国网重庆电力供电电压 自动采集系统三期上线

2019年3月29日

2019年4月9日

2019年3月12日,中国政府采购网发布新闻头条《财政部对一份建议的答复不应遭到断章取义的误读》,指出: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媒体错误地理解了《财政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938号建议的答复》,并据此作种种断章取义的解读,使得“取消低价中标”“取消最低评标价法”等不实消息在招标采购圈不断发酵。

4月4日获悉,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城市、农村电网供电电压自动采集系统三期已正式上线运行,标志着重庆电网电压无功管理精益化水平进一步提高。
2012年~2017年6月,国网重庆电力已实施完成城市、农村电网供电电压自动采集系统一、二期建设。系统作为城市、农村电网电压管理的重要工具和手段,对城市、农村供电电压数据实施自动采集、加工、预警、展示、统计、评估及辅助分析,形成城市、农村电网全覆盖,装置统一、接入规范、系统集中的供电电压采集和管理体系,有效提升重庆电网电压管理精益化水平。
随着电网电压质量管理要求的进一步提升,2017年9月,国网重庆电力开始实施供电电压自动采集系统三期建设,进一步强化电网电压质量精益化管理。据了解,在电网电压质量管理中,电压无功管理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电压质量水平。该系统三期建设中,在原有供电电压自动采集系统的基础上,对重庆电网运检无功电压管理业务实施全覆盖,并拓展电网无功设备专业管理、电网地理空间应用、城农网一体化和数据分析等业务功能,智能采集报送电网电压运行数据,加强综合电压合格率管理,提高电压合格率信息的及时性和准确性,支撑电网无功电压专业化、智能化管理。来源:国家电网报

采购价格历来都是社会关注的焦点。一段时间以来,个别媒体错误地理解了《财政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938号建议的答复》,并据此作种种断章取义的解读,使得“取消低价中标”“取消最低评标价法”等不实消息在招标采购圈不断发酵。本报特刊发有关专家的稿件,以正确引导舆论,客观评价“最低价中标”“最低评标价法”的功过。

■ 岳小川

财政部在答复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938号建议时表示,拟调整低价优先的交易规则,研究取消最低价中标的规定,取消综合评分法中的价格权重。有些媒体据此报道的财政部称拟取消“低价中标”的说法,实际上误读了财政部的观点。

“符合需求、价格最低”是政府采购一直以来的原则,这是由财政资金的公共属性和政府服务人民的初心决定的。我国自1998年实行政府采购制度以来,占主导地位的舆论呼声都是“杜绝天价采购、反对豪华采购、制止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等。财政部的相关回复中并没有提出要取消最低评标价法,而是提出要采取措施,通过加强需求管理和履约验收、建立用户对供应商的评价机制、研究取消最低价中标及综合评分法中的价格权重规定等措施,着力解决政府采购活动中存在的低价恶性竞争等问题。

最低评标价法不等同于最低价中标

国际上普遍认为,招标的本质就是价格的竞争,就是在投标满足招标人要求的前提下,最低价格的投标成交。最低评标价法是国际上对公开招标默认的评标方法。以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为例,工程和货物招标项目(Request
For
Bid,RFB)的评标方法只有最低评标价法,即经评审的最低价为中标人。只有投标差异较大且无法统一的项目,例如EPC工程总承包、信息系统集成以及咨询服务项目(Request
For Proposal,RFP),才可以采用综合评估法。

最低评标价法作为一种国际通用的评标方法,在国际上普遍用于工程和大宗货物招标的评审,在我国常用于具有通用技术要求、规格标准统一的工程和设备材料招标的评审。国际上之所以广泛采用最低评标价法,是因为这种方法简单明了、客观量化,投标人在完全公平的环境下竞争,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围标、串标、招标人虚假招标和招标“走过场”等不良现象的发生。

当前社会上很多人对最低评标价法提出质疑,认为最低评标价法是造成恶意低价抢标和导致劣质工程的根本原因,这实际上完全开错了药方。

恶意低价抢标现象和劣质工程,是当前投标人诚信缺失、招标人对工程监督不到位、验收走过场、处罚过轻等因素造成的,也不排除一些招标人与投标人串通、投标人通过偷工减料非法获利等原因。而评标方法只是一种工具,就像农民用锄头挖土、用镰刀收割一样。最低评标价法应该用于具有通用技术要求、规格标准统一的工程和设备材料招标,而对于复杂的、标准不统一、差异较大的工程和设备,则应选择综合评估法进行评审。

对于这两种评标方法的差别和应用,业界已有共识。近两年出现的关于最低评标价法的非难,很大程度上其实是某些利益集团对舆论的误导造成的。

国外对异常低价中标行为的规制

首先,国外的诚信体系建设比较成熟,对于不诚信的投标人有着严格的市场准入限制和严厉的处罚措施。一般情况下,投标人不敢也不会低价中标后不履约或者通过偷工减料牟取利益。

其次,先以低于成本中标再通过高水平管理索赔获得补偿是国际工程招标投标的通行做法。国际工程招标都是按照菲迪克条款签订合同的。菲迪克条款对于发包人不履约有着严格的限制和明确的费用补偿要求。由于工程施工中经常出现发包人不严格履行合同的情况,这种情况下,承包人就可以向发包人提出索赔。因此,即使投标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中标,也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节省开支,或者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例如工期索赔、费用索赔、工程变更、不平衡报价等,获得额外的利益补偿。

最后,国外对投标人的投标都是以信任为基础的,不假定异常低价就是不合理的,也不预设投标人会通过偷工减料损害招标人利益。当然,为了使招标人的利益避免遭受低价中标人恶意行为的损害,通常招标人可以采取提高履约保证金、加大违约处罚、改变付款条件等对应措施。招标人可以在招标文件中约定,如果投标人的报价低于某个既定的标准,招标人可以要求投标人提供证明、担保或改变支付条款的方式,规避风险。

价格高低不是供应商能否履约的关键因素

近两年政府采购领域出现的“一分钱中标”案例,包括供应商以0.01元中标预算495万元的厦门市政务外网政务云服务项目、供应商以0.01元中标预算892.95万元的辽阳市信息中心公共信息资源共享平台硬件建设项目等,最终都以供应商履约且通过验收而划上句号。这些案例有力地证明了一点,即价格高低不是供应商能否履约的关键因素。

供应商作为市场中以追求盈利为主要目标的主体,对于利益的追求是没有止境的。供应商并不会仅仅满足于不亏损。只要条件允许,成本为1元钱的货物可以卖到1万元;相反,为了某种目的,成本为1万元的货物也可以只卖1元钱。因此,有人认为只要供应商以高于成本的价格中标就会诚信地履行合同的看法,要么是太天真,要么就是别有用心。实际上,无论中标价格高低,能够促使供应商诚信履约的因素只有三个,一是招标人的监督,二是供应商对法律责任的畏惧,三是供应商的良心。而价格与供应商是否诚信履约没有关系,中标价格再高或再低,都不会对供应商履约与否产生影响。

供应商的价格策略取决于价格评审方法

供应商的价格策略完全取决于招标项目的价格评审方法。我国工程招标常用的价格评审方法是基准价法或基准价浮动法。在这种价格评审方法下,投标报价的依据不是投标人自身的产品生产成本,而是其他投标人的价格。投标人必须准确判断其他投标人的价格,并且据此确定自己的投标价格,争取自己的投标价格处于距离基准价最近的位置。

在一个项目中,如果预计其他投标人的报价都可能是500元左右,那么即使这个投标人自己的生产成本只有100元,他也应按照500元报价。这种情况下的报价不如说是一种博彩,就像赌博中的押大押小、押单押双,把投标变成了赌博。有的地方干脆采用符合性审查后抽签确定中标人的方法。正是由于这种评标方法,投标人为了准确掌握其他投标人的价格,纷纷采用找人围标或者投标人之间串通投标的做法,这就是工程招标围标和串通投标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

而政府采购项目的价格评审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低价优先。因此,投标人报价要争取最低的价格,以便取得价格评审的优势。价格优势与技术、商务等因素结合后形成综合评审的得分,得分最高的为中标人。这种评审方法是相对科学的。具有价格优势的产品往往在技术上处于劣势,在价格上处于劣势的产品往往在技术上具有优势。经过综合评审后仍然占优的投标人,必定是“能够最大限度满足招标要求”的投标人。选择这样的投标人为中标人,是符合政府采购的科学择优原则的。

在政府采购项目中,投标人投出低价是一件极为正常的事情。如果投标人投出高价反而是不正常的,要么是供应商围标,要么是采购人指定了产品品牌和型号,要么是采购人与供应商串通的结果。

至于低价是否就是恶意,在评标阶段是无法判断的。只有供应商低价投标且中标,然后不签订合同或者提出不合理条件作为签订合同的条件,或者不履行合同或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或者在验收时以欺骗手段蒙混过关等情况发生,才属于恶意低价投标。仅仅因为投标人以大大低于其他投标人的价格投标就认定为恶意低价投标是不科学的,也是不合理的。

完善后续管理举措至关重要

财政部《关于加强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项目价格评审管理的通知》(财库〔2007〕2号)明确,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项目采用综合评分法的,价格分统一采用低价优先法计算;货物项目的价格分值占总分值的比重不得低于30%,不得高于60%;服务项目的价格分值占总分值的比重不得低于10%,不得高于30%。该文件的相关规定自执行以来,在节约政府采购资金、杜绝财政资金浪费方面效果明显。

如果取消综合评分法中价格权重的限制和最低价中标的原则,而又缺乏后续有效的监督管理手段,“天价采购、豪华采购、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等现象很可能会卷土重来,采购苹果手机代替U盘、采购豪车作为公务用车的现象可能再次出现。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挑战,届时引起不满的就是全体纳税人。(作者单位:中机国际招标有限公司)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何红锋:

最优品质中标并不可取

日前,某微信公众号发文《财政部:最低价中标将彻底被取消!》,文中称:根据《财政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2938号建议的答复》,有全国人大代表在去年两会期间提出了《关于在政府采购中建立最优品质中标制度的建议》。我无法查到《关于在政府采购中建立最优品质中标制度的建议》的具体内容,按照字面理解,这一建议可能是希望在政府采购中,不考虑价格因素,只根据产品的品质优劣展开竞争,以品质最优者中标。

这一建议的核心是:在政府采购活动中,不应明确采购需求或者品质要求;或者即使有品质要求,也只能是最低要求,在最低要求之上,以品质最优者中标。这是十分荒谬的。如果真的如此采购,供应商必将会为了提高一点点品质而无限度地加大成本,豪华采购、天价采购将成为常态。

政府采购与任性的“土豪采购”的最主要差别之一是:政府采购应该有品质限制。如,以采购汽车为例,政府采购一定会有对汽车品质的限制性要求,即不能超过某一标准。当然,有人会说,汽车采购有标准限制,能够理解,但不是还有大量没有标准限制的产品吗?应该说,政府采购的产品,应当是尽量都有标准的,没有标准的,也应建立起标准来。即使暂时还没有标准的,也不能鼓励品质越高越好,而应以满足需要为标准——即,够用就好!

短评

“满足采购需求”的前提不容忽视

在讨论低价优先的评审规则、最低价中标、综合评分法中的价格权重等问题时,有必要强调一点,即满足采购需求是供应商中标或成交的首要条件。

《政府采购法》在竞争性谈判和询价采购方式的确定成交供应商环节明确,采购人“根据符合采购需求、质量和服务相等且报价最低的原则确定成交供应商”;财政部《关于加强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项目价格评审管理的通知》(财库〔2007〕2号)也强调,“科学选择评审方法,在满足需求的情况下,坚持低价优先、物美价廉的原则”;《政府采购非招标采购方式管理办法》重申,采用竞争性谈判和询价采购方式的,采购人应“根据质量和服务均能满足采购文件实质性响应要求且最后报价最低的原则确定成交供应商”;《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第三十四条中关于最低评标价法和综合评分法的内涵界定,同样将“投标文件满足招标文件全部实质性要求”列为选择中标候选人的首要前提。

根据上述政府采购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我们所说的最低价中标,严格意义上讲,应该是经评审后、满足招标文件全部实质性要求的最低价格中标。但在实践中,有很多供应商甚至采购代理机构却都简单粗暴地认为谁的报价最低谁就能中标,将“最低价中标”等同于“最低评标价法”,将“最低评标价法”错误地理解为“最低投标价法”。一些不明就里的社会媒体和“吃瓜群众”也被误导,一旦出现报价最低者未中标或异常低价中标等事件,就怀疑政府采购项目有“黑幕”,给政府采购扣上种种“帽子”。

实际上,最低价中标的项目和存在问题的项目确有重合,可以说,正是由于政府采购自身的问题,如采购人需求设置不合理、履约验收不到位以及供应商缺乏诚信,不按投标文件和采购合同的承诺诚信履约等,使得最低价中标的项目出现问题的概率大幅增长。

一个采购项目,怎么才能实现物有所值?科学合理确定采购需求是第一位的;第二,要根据采购需求和项目特点选择合适的采购方式和评审办法,择优确定中标供应商,从采购程序规范性方面提供最大限度的保障;第三,严把履约验收关,在采购活动的“最后一公里”予以规制。抵制异常低价,也应从这三方面着手:采购需求的编制应准确、详细,功能、性能指标应全面、完善,避免被不良供应商钻了空子;创新竞价规则,引导供应商从价格竞争转为质量和服务竞争,同时,评标委员会要敢于依法作为,根据《政府采购货物和服务招标投标管理办法》第六十条等规定,将明显不合理的低价投标作无效投标处理;完善履约验收机制,加大失信供应商惩处力度,提高供应商违法成本。惟其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低价恶性竞争。来源:电力招标网服务平台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